當一個時代結束的時刻,必然會發生一場亂戰來重塑一個時代的新秩序。在互聯網的世界里,這種現象同樣存在著。我們看到當互聯網時代結束之后,一場亂局開始出現。在這個三國逐鹿的時代,總是有各色勢力參與其中,他們試圖重整后互聯網時代的新秩序,并以此來突破互聯網時代的發展瓶頸。


  區塊鏈或許是諸多逐鹿新技術時代的新要素,再加上區塊鏈誕生于數字貨幣的敏感性,最終讓人們對于區塊鏈技術又愛又恨。我們之所以對區塊鏈喜愛,因為它的確為我們打開一個思考后互聯網時代發展新方式的鑰匙,之所以會對區塊鏈恨,因為它本身的封閉性、獨立性以及與數字貨幣的密切聯系,最終讓它在很多時候僅僅只是一個略顯另類的存在。


  然而,盡管對于區塊鏈的認識有褒有貶,但是我們無法否認的是區塊鏈是一種能夠給我們帶來無限想象力的全新技術。通過區塊鏈技術,我們可以找到破解當下互聯網技術無法破解的痛點和難題,從而真正重塑后互聯網時代的新秩序。或許正是因為區塊鏈技術能夠帶給我們如此巨大的想象,所以,我們看到當區塊鏈技術被資本大佬的振臂一呼帶來人們面前的時候,很多人便義無反顧地投身其中。


  區塊鏈技術依然處于萌芽階段的現實讓它并不具備真正大范圍落地的能力,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區塊鏈技術僅僅只是還停留在布局的層面上。因此,早期所謂的加持區塊鏈在很多時候僅僅只是被當成是一個概念,并不具備真正落地的能力。我們看到的“區塊鏈現象”只不過是互聯網時代落幕后的一個例子而已,區塊鏈技術想要建構一套真正屬于自己的生態體系依然需要很長的路要走。


  亂局之下,區塊鏈并未真正具備重塑互聯網世界的能力


  當互聯網時代的紅利落幕之后,整個行業的發展被迷茫和狂熱兩種情緒所彌漫。迷茫的是,互聯網紅利結束之后,人們不知道未來的路究竟在什么地方,互聯網之外的發展模式是什么;狂熱的是,當互聯網不再是發展的唯一選項,那些對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深惡痛絕的人們開始了一場告別互聯網的新征程。


  于是,我們看到各色勢力、各種模式、各大技術開始不斷出現,并且開始深度影響到我們的工作和生活。區塊鏈無疑是這場亂戰里的一份子。雖然亂局之下,充滿了機會。但是,如果僅僅只是依靠區塊鏈的概念,不去真正做改造行業的事情,所謂的區塊鏈只不過是一個概念。當區塊鏈的枝椏依然稚嫩,我們無法確保它具備重塑互聯網世界的能力。


  以資本為導向的區塊鏈的發展模式注定讓區塊鏈項目僅僅只是一個獲得融資的手段而已。真正讓我們認識到區塊鏈的強大魔力的并不是區塊鏈本身,而是資本大佬的振臂一呼。因為喜歡了資本驅動型的發展模式的人們,總是在捕捉任何一個可以和資本產生聯系的機會,區塊鏈同樣如此。資本大佬的振臂一呼告訴我們,資本投資機構正在關注區塊鏈,正在關注區塊鏈項目,只要我們能夠加上區塊鏈的標簽,我們就能夠通過區塊鏈來獲得資本大佬的關注。


  在資本主導的發展模式的趨勢下,我們看到了一場加持區塊鏈的所謂的風口。區塊鏈論壇、區塊鏈平臺、區塊鏈項目開始不斷涌現,一場與“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向類似的時代由此來臨。然而,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史告訴我們,僅僅只是主打概念,不去做真正改變行業本身的事情,一旦資本退場,一切又將回到最初的狀態。


  區塊鏈后來的發展印證了這一點。我們看到當資本對于區塊鏈概念投資熱度的下降,曾經如火如荼的區塊鏈項目開始降溫。從當初的門庭若市到現在的門可羅雀,區塊鏈無疑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寒冬。從本質上看,區塊鏈市場之所以會遭遇這場冰火兩重天的發展狀態,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們僅僅只是將區塊鏈看成是一個融資的手段而已,并未真正想要借助區塊鏈技術賦能傳統行業,資本為主要導向的發展模式最終讓區塊鏈的所謂風口轉瞬即逝。


  對于數字貨幣的依賴性決定了區塊鏈并不具備對行業進行普遍賦能的潛質。盡管我們通過數字貨幣認識到了區塊鏈的巨大魅力,但是這并不代表所有的區塊鏈項目都要回歸到數字貨幣身上。相反,我們可以通過區塊鏈的深度應用找到更多的發展可能性,而不是僅僅只是發幣或者ICO看成是區塊鏈項目的終極目標。


  對于數字貨幣的依賴性決定了區塊鏈技術尚不具備向外部更多行業進行賦能的潛質,事實上,很多的區塊鏈項目僅僅只是將區塊鏈的項目聚焦在數字貨幣身上。這種方式非但無法真正拓展區塊鏈的應用,對于區塊鏈自身的發展同樣缺少強勁的支撐力,最終區塊鏈技術僅僅變成了一個營銷噱頭,并不具備真正實質性的內涵和意義。對于數字貨幣的盲目依賴最終讓區塊鏈的本質技術僅僅只是困囿在數字貨幣之上,缺少真正落地到其他方面的可能性。


  當互聯網時代落幕之后,人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真正能夠向互聯網技術一樣向其他行業進行深度賦能的技術,而不是單單只能對某個行業或者某幾個行業深度賦能的技術,從這個邏輯來看,區塊鏈的局限性決定了它在當下的階段尚不具備向外部更多的行業進行深度賦能的可能性,因此,區塊鏈必然無法真正承擔起像互聯網技術一樣的功能和作用,因此,它同樣無法對外部行業進行普適性的賦能。


  區塊鏈的零星應用讓它無法形成一套完整的生態運行體系,最終讓它的商業化面臨挑戰。不可否認的是,當下的區塊鏈已經開始在食品溯源、版權保護、電子簽約等領域應用,但是這些應用同互聯網時代的廣泛應用尚處在諸多差距,僅僅只是從當前的區塊鏈技術應用來看,尚不具備一定的規模優勢,這就決定了所謂的區塊鏈技術僅僅只是一個小眾的存在,尚不具備真正成為一種每一個行業都必須的技術。


  區塊鏈技術僅僅只是局限在一些零星的領域當中并不能夠真正形成規模效應,即使我們看到了區塊鏈給傳統行業帶來的巨大改變,但是,這些應用只不過是小眾的應用而已,無法形成一定的自我生長的體系,缺少了其他方面的供血之后,這些區塊鏈的應用同樣會面臨發展困境。如果區塊鏈無法得到正名,并且被更多的行業應用,并且形成一套真正屬于自己的商業運用模式的話,那么,所謂的區塊鏈技術的應用都只能算作是一個小眾的技術,無法承擔起重塑互聯網技術的重任。


  我們對標那些成熟的商業模式和應用都是有自己的盈利模式和獲取營養的方式的,電商如此,共享經濟如此,新零售亦是如此。如果區塊鏈技術僅僅只是停留在一個相對較為小眾的領域里,而不是去做更多方面的落地嘗試,所謂的區塊鏈的商業化進程必然會遭遇諸多的挑戰。如果區塊鏈的商業化過程遭遇瓶頸的話,那么,它就只能算作是一個布局的方向,而不能成為一個真正可以實現自我造血、自我成長的成熟的商業模式。


  當互聯網時代落幕已成定居的大背景下,一場新技術的亂戰開始拉開序幕。作為一種全新的技術類型,區塊鏈自然不甘落后,我們看到在資本的推動下,在巨頭的布局下,區塊鏈開始越來越多地走到了歷史前臺。或許是人們看到了區塊鏈技術本身蘊藏著的巨大的發展潛能,所以,我們看到不斷有人投身到區塊鏈的洪流里。然而,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尚且處于一種相對較為萌芽的階段,距離真正重塑互聯網建構的秩序還很遠。


  盡管區塊鏈在資本的鼓動下獲得了短暫性的繁榮,但是,當資本落幕之后,區塊鏈的發展又陷入到了寒冬期。然而,我們不能否認區塊鏈本身所具備的巨大的潛能,只有找到區塊鏈發展的突破口,才能真正區塊鏈變成一個逐鹿后互聯網時代的新生力量,而不是如同曇花一現的虛假的概念。


  群雄混戰中,區塊鏈玩家如何才能亂中取勝?


  無疑,區塊鏈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大變局,新舊勢力開始加入到區塊鏈市場的混戰中。當區塊鏈市場中群雄混戰開啟,整個市場的發展方向并不太特別明朗。那么,區塊鏈玩家究竟如何才能亂中取勝呢?


  告別資本的套路,尋找適合區塊鏈本身的商業模式。如果僅僅只是按照資本運作的方式來推動區塊鏈行業的發展的話,那么,所謂的區塊鏈與互聯網并沒有太多本質的意義。這或許是區塊鏈市場之所以會在熱了一段時間之后冷卻下來的根本原因所在。當大家都在以資本作為驅動區塊鏈行業發展動力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要告別資本驅動的發展模式,轉而尋找新的破局點。


  其實,區塊鏈的最大的價值和意義在于激活個體的力量,并建構一個以個體為主要組成部分的全新體系。基于這樣一種邏輯,區塊鏈的主要盈利點并不是僅僅只是局限在區塊鏈本身,而是更多地體現在區塊鏈給行業帶來的效率提升、資源節約、溝通成本的下降等諸多方面。


  因此,我們應當在資本之外找到區塊鏈的這些盈利點,通過這些盈利點來實現區塊鏈項目的造血功能,通過項目造血來擺脫對于資本的依賴,真正將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帶入到一個以自我驅動為主的時代。可以預見的是,未來真正可以在亂戰當中脫穎而出的區塊鏈項目將會是那些真正可以實現自我造血、自我成長的區塊鏈項目,而非僅僅只是依靠概念來獲得資本助力的項目。


  技術是決勝未來區塊鏈戰場的殺手锏,只有那些真正擁有區塊鏈核心技術的玩家才能獲勝。無論是區塊鏈誕生于數字貨幣,還是區塊鏈與互聯網的本質區別和聯系,區塊鏈說到底依然是一種全新的技術。說到底,決勝未來區塊鏈市場的根本殺手锏依然在于技術本身,如果僅僅只是將區塊鏈看成是一個概念,而忽略了技術的豐富與進化,那么,未來的區塊鏈勢必會陷入瓶頸期。


  當區塊鏈市場由于各色玩家的不斷加入而變得撲朔迷離的時候,我們或許只有真正把握技術這一要務,才能真正將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帶入到以技術為主要驅動力的時代。當區塊鏈的技術發展得足夠成熟,我們同樣可以找到更多的落地應用的可能性,從而真正讓區塊鏈技術擺脫對于數字貨幣的依賴,真正進入到一個以技術為主要驅動力的全新時代。


  可以明確的是,當下區塊鏈市場真正欠缺的,其實就是區塊鏈技術的不斷進化和演進,而不是區塊鏈的概念的不斷涌現。只有真正將區塊鏈的技術變得足夠豐富和完善,我們才能通過成熟的區塊鏈技術找到更多的發展可能性,而不是僅僅只是一味地主打概念,做營銷和噱頭。


  告別數字貨幣,區塊鏈需要與人們的生活產生更加緊密的聯系。盡管數字貨幣已經被主流市場和監管部門所拋棄,但是我們依然看到很多的區塊鏈項目依然將數字貨幣看成自己的終極目標,這顯然是自絕生路的一種表現。在我看來,區塊鏈應當告別數字貨幣,多從與人民生活息息相關的環節著手,只有這樣,才能通過區塊鏈技術去改變那些互聯網時代無法破解的痛點和難題,真正將區塊鏈的發展帶入到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時代。


  我們看到現在區塊鏈項目的確開始從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流程和環節著手,通過改造人們的這些流程和環節去找到區塊鏈的更多的功能和作用,只有真正發揮區塊鏈的功能和作用,才能在資本之外,找到區塊鏈發展的 新方式。通過區塊鏈的不斷落地和應用,我們才能找到更多的變現可能性,從而擺脫人們對于區塊鏈與數字貨幣深度綁定的固定印象,打開有關區塊鏈發展的全新時代。


  當互聯網時代落幕之際,行業的發展開始進入到一個混亂的三國時代。區塊鏈作為這個時代的入局者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的人的重視,然而,從區塊鏈當前的發展情況來看,并未真正進入到一個真正具有自己鮮明色彩的時代,于是,我們看到有關區塊鏈的發展亂象開始出現。對于身處區塊鏈浪尖的玩家們來講或許是一次絕佳的機會,只要我們能夠抓住區塊鏈發展的根本,就能夠告別風口思維,真正把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帶入到自己的軌道里。